羌笛霜霜

cn:珹涟箐|路欣雪|羌笛霜|封书
佛系已婚老人
年度鸽王。
你好呀,很高兴成为你的朋友!
杂食(目前有cp洁癖倾向x)
专业写段子
不务正业专搞设定
偶尔探讨剧情
雷点嘉幻。
门牌号:1357298909
欢迎⊙ω⊙

珹涟箐走在街上,四周一个人也没有。

因为街上只有她,而她也不是『人』呢


『意识流』秋色的落叶

我见过绿意盎然温暖柔和的春天,

也见过活力四射蓬勃生机的夏天,

更见过白雪皑皑冰冷美丽的冬天。

可是我并没有见过秋天。

不为什么,仅是因为我有个奇怪的病,啊,说是病也怪大惊小怪了,不如说它是一种生理现象。

一种……到了秋天就会沉睡到冬季的生理现象。

不清楚为什么我会这样,也许是受了什么诅咒或者遗传??

不过我其实更在意的是:为什是到秋天睡啊?!见过冬眠见过夏眠,秋天睡觉真是奇怪啊。

虽说见不到秋天有点小失落,但我还是无以为然的耸耸肩,继续自己百般无聊的生活。

我只是个普通的残废罢了,每天坐在轮椅上无聊的看着街上人群来来往往,熙熙攘攘人流很是嘈杂,然而我这里却有无尽的沉默。

“打扰一下,请问去凹凸高中是这条路嘛?”

一如既往元气活力的声音里带着笑意,我从昏昏欲睡中醒来,激动的按住桌子。

是他!!能看见他金色的头发上是阳光的阴影,蔚蓝色的眼睛里是澄澈的天空。

我喜欢坐在这里,望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其中那个金发碧眼的小伙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每次都会在这里不同的角落迷路。

当时我只是觉得他有趣。

慢慢的,我观察那个少年久了,大概确定他是个阳光大男孩了。

那片阳光似乎也照到我这里来了呢,不知何时起生活开始变得不在无趣,看着那个金发的少年,我心中就充满了信心。

我们本该没有任何交集,可是那天他找上门来,问过我的姓名是xxx吗。我说是,他就一脸兴奋的蹦了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他说他是来完成高中布置得社会功课。

原来仅是因为……我是个残废啊。

时光飞逝,我与那个少年渐渐熟络,我和他成了不错的朋友,每日有寥寥几句的话题,总是被他说的长篇。

我在那静静听着,然后等他匆忙找路时,告别。

时间很快来到夏末秋初,我知道我要睡去了。

深秋,我竟缓缓睁开了眼睛。最先入眼的是金发少年大大的微笑“啊,你醒了!”

然后我诧异于我为何提前醒来又为何会在这里……

不对……

我想起来了。自从和金成了朋友后,我在秋天就见见可以保持一小段清醒时间了。但是一直不是很长……甚至只是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就沉沉睡去。

这次……这次完全清醒了?!

我很激动,也很感激那个少年。

我终于,见到了从未见过的秋天。

火焰般的枫叶带着黄金样的梧桐叶纷纷落下,落到我身上,也落到那个少年身上。

空中吹来了凉爽的风,带着清凉和冷意。

原来,秋天是这样的嘛。

最后看见的,秋风又拖起大片大片的树叶,我又一次陷入沉睡。




“我”的那种现象是个诅咒,只要有真心相待的人和“我”之间产生真挚的感情就不会沉睡

“我”最后还是沉睡的原因是“我”对金的感情并不真挚,“我”其实暗中利用金来解开这个。


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x


论:病娇的正确姿势

源于洗白二战菊的病娇文的脑洞

他疯狂地大笑着,面前的一切沾上鲜艳的红色。
红色的墙壁,红色的衣衫,红色的刀刃
以及……红色的尸体。
把面前的人一刀砍成两节还不够,多补上几刀吧!
可怜的人,他的血嘣了一地,洒在满地尸体上,也洒在那个疯子染成红色的衣衫上。
继续……继续……
还不够,不够!
他手里握着那把刀,持续的杀戮着。
是……兄长大人的土地呢!
是,兄长大人的子民呢!
我正在此刻,看啊,满地的满地的都是尸体呢!
兄长大人啊……
投降吧投降吧,您的一切属于我
为了我和我的子民……
投降吧!
您的子民真是的,既然他们是您的子民
那就……更要去死了吧哈哈哈
屠尽满城人,面前站着的是一脸震惊的王耀
“本田,你疯了!”
他只是一笑,一个扭曲到极致的微笑。
抽刀砍向王耀,王耀一个猝不及防被他砍到。
“你!”
他真的疯了
一下一下砍着王耀。
兄长大人的血真好看,比那些杂碎的好看了不知多少倍。
看着吧,满地的红啊都是我做的,兄长大人的伤也是我砍的!我砍的!
兄长大人从前那么高高在上的真是讨厌
现在这副狼狈的模样真是……
让人心悦呢。
恩?我的子民也……
哼哼呵呵……
他们?为国而战死是他们的荣幸!
血与泪水交织的战场上,他极度享受血溅在他身上的感觉
温热的……鲜艳的……
疯狂的屠杀还未结束,他的目的是整个兄长大人的……
『一切一切,nini,你的一切我都要,和我融为一体吧!永远存在于我的身体里,这里的哪里的全部都是,和我永远在一起吧!』

emmmm
就,就是个小段子。。。
那啥,咱小学生文笔,表达欠缺真是抱歉(鞠躬)
我心中的国设病娇菊
与其说对王耀的是爱不如说更多的是占有,嫉妒,和莫名其妙的恨。
他一直窥视着王耀的富饶不是吗?
屠尽你的家人,占有你的土地
最后把你融进我的身体里,
我即是你,你即是我。
洗白?不存在的。

阿京的30个小秘密

cp只有all京
祝食用愉快!😄

⒈北京平常很节俭朴素,而且有时在花钱上特别吝啬
⒉北京偶尔会放任天津她们夜里不睡觉偷跑去玩
⒊因为她对天津总有特殊的愧疚感
⒋北京很喜欢天津小时候向她求奖励或是和她学习的样子
⒌北京在天津小时候经常摸天津的头或者掐她的脸,导致后来天津对此事颇有怨念(碰了就会开启毒舌神功)
⒍北京觉得天津小时候真的太可爱了,然而为什么越长大越气人……
⒎北京一直知道南京其实只把杭州当成闺密,也知道南京一直喜欢她,但她一直装作看不明白
⒏北京是很矛盾的一座城,尤其是对南京
⒐北京觉得南京是和她最了解的对手,同时也是最好的战友,如果两人一起搭档绝对会很默契
⒑北京很讨厌南京,因为南京总是背负着一切,然后抢她的班长位置的时候还按得她头那――么疼
11.北京其实不在在意班长是谁,她只在乎谁当班长可以保护好女校、保护好她的妹妹们
12.北京以前其实特别不擅长交际,话说一半说不上来会憋到脸红
13.至于北京后来在国际社会上以诡辩的口才闻名,那都是后话了
14.北京讨厌别人叫她『胡都』,就像讨厌别人叫她北平那样
15.北京觉得自己虽然当过不少胡人的班长,但她一直是中华女校的学生
16.北京私底下处事更喜欢用 暴力一点的手段 解决问题,例如腿咚什么的
17.北京一直觉得自己是大总攻,然而她忘记了自己以前被众多老前辈调戏的脸红成tomato的样子是多么可(zong)爱(shou)
18.北京很少笑,倒不是她不爱笑,而是实在……没有那么多『笑』的机会啊
19.北京很喜欢和小澳一起打牌,虽然总是输但她觉得这样自己会很放松
20.北京每次都会把收上来的本子全翻一遍
21.北京曾经最钦慕的人是长安
22.北京不傲娇的时候很温柔,但是她自己不知道
23.北京不习惯向外界展示自己的少女心,而她的宿舍里有一个专门用来放小洋装的衣柜
24.北京是个好姐姐,只是有时候忘记了怎么教人
25.北京有一定程度的中二病,但是从来没有轻易显露
26.北京总是为一帮同学头疼
27.也只无可避免的啊……谁让我就是班长嘛~
28.北京已经忘记了“眼泪”这东西是什么很久了,久到她还是不起眼小透明的时候
29.北京的泪点很高,但是笑点很低
30.北京觉得不管自己被黑的多惨也还是喜欢着大家,只是喜欢
㊣北京不知道,爱着她的人有很多。

阑尾……致歉(鞠躬)

归海的奇迹

她诞生在镜之湖的云端。
那一个秘境,远处的海洋连接着云彩,天上的星星映在水面上,会随着上界的动荡泛起的波澜而抖动
那时满天星辰洒下奇异的色彩,云朵上落上星光就像丝绸一般。
而她有幸在这里见过,所有人都没见过的奇迹。
那就是――落鲸归海。
那是落鲸每年一次从遥远的洛奇亚海产育子女返回云端的巢穴的现象。
数百只落鲸浮现在云彩里,从中若隐若现的是它们优美的线条
云随着鲸游动的气流小小的回旋着,雾气缥缈。
同时,它们带来的巨大风暴会随时折断生命。
落入中土,他们发出低沉长鸣,气势恢宏,荡气回肠。
周围的一切尽失色彩,仿佛都在为之颤抖。
然后――一条落鲸开始跃出水面,巨大的身躯遮住天空。
翻转着,柔软的腹部露出来,两侧的薄纱般的鳍一收一张,重新落回云海。
一次又一次的,一条又一条的。
掀起纱裙般的云落在它们身上,绕着鲸绞起。
她这辈子见过只那样的奇迹。

后来世界动荡不安,连带着镜之湖也受了影响。
她由镜之湖掉落在人间,从此遇见了那人。
那个,改变她一世的人。
――“你是谁呀?”
……
――“是星星吧!”
没等到她回答,面前的少女自言自语起来
“啊啊,从天上掉下来的!一定是星星没错了!”
……“我……我不是星星咯??”
她有点小心翼翼的开口,然而她却没有理会的样子。
她有点莫名的生气“我叫路欣雪!真的不是星星啊喂!”
她笑了。
“路欣雪……嘛?真是个好名字呢。”
“嘛……以后叫你……雪儿怎样?”
她眼里倒映着她的身影,连带着身后的星星也闪烁着光彩。
“好……”
“那么,我是佳雨花!今后多指教了!”
“恩……那么雨花,多指教哦!”

啊啊,原来世上还有比落鲸的归海还要美丽的奇迹吗?
――那就是,我的生命里有你出现。

@不知道怎么取名字的厌热
雨花!送给你……虽然我们戏份不多咳
是想穿插主线的剧情咳。。
555感觉我完全欧欧西了

说明?

目前主混:
专用丧的小号 → @不灭忍的传说
熟人勿戳!小号很丧的,下面正文
aph/刺客伍六七/凹凸世界
all耀/柒七/嘉金
天然呆/极东
55等
伊all不常吃而且经常吃对家
但是我觉得费里西明明那么攻!
比较雷耀all。。。
其余杂食
柒七是真爱!
13→7←柒的大三角我也喜!
all七多好啊
其余杂食
嘉金是我最喜欢的一对cp了!虽然不常去吃粮了……
但是我在这个圈子里过的很开心!
真的是超喜欢这一对!因为这对成了半个嘉吹(划)
all金比较雷
但是我吃有关金的cp……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很雷全员向的all金。
其余杂食
是个耀厨/伊厨/七吹/金吹
我吹爆这些天使
其余: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星游记/中华女子学校/快乐星猫/赛尔号动画/小花仙页游/凸变英雄BABA/Leaf/杀戮天使
all大/二大/红麦/京all京/京蓟幽三角(水仙)/津京津/齐哈/尾帅尾/尾飞/尾牌/星欧/卷星/科技组/索谱/spt小队/米息/all息/花神之灵相关/五梵五/稻露/梅吃/稻桃/梵薇/腹黑组/官配/围巾兄弟/zr
兄坑没什么雷点,最喜欢大师兄了
星游也是
红麦真好食嘿
吹爆麦当子
女校
地地道道的京吹
同没雷点
快星
尾吹!尾all尾!
赛尔号动画
很雷息克/克息
嘿嘿小息真可爱
前·尼桑吹
现·梵吹
噢梵天超好!
光吹/叶吹/伢吹/敏吹
请让我吹爆上面所说小天使!你们是世界的瑰宝!!
真的杂食党
沉迷国创
动漫无国界

论 独占 其实是糖

想想……病娇亚瑟玩养成!然后监禁plag幼米!!然后成人之前对此毫无察觉甚至乐于被囚禁的子米!噢最后独战的时候一刀捅死亚瑟……(我奇怪的cp观,病娇就是要杀.了自己的爱人……不.杀也要折.磨下)
噢,最后亚瑟回到了之前第一次看见子米的时候
无限死循环!
之后阿尔开启了恋尸癖?属性。。。
天天对着亚瑟尸体各种迷恋什么的咳。
啊,这个其实是双病娇来的
想想四舍五入不就是糖嘛?!
是非国设滴(要不然不好造孽(划))
(小声说一提到独战脑内就自动脑补阿尔一刀捅死亚瑟还带着病娇笑的我是不是疯了???)
填坑的话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试阅小片段(极度粗糙注意):

亚瑟初次见到那孩子就觉得自己喜欢上他了
不论是那湛蓝清澈的双眼也好……还是白哲的皮肤也罢,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他心动。
于是柯克兰先生很温柔的笑着,带走了那个孩子 
“你是谁?怎么在这里”
“我没有名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你愿意跟我走吗?”
“好啊”
见那孩子没有一丝犹豫,亚瑟觉得很开心
接下来……囚禁你,占有你……
最后让你爱上我
"你应该有个名字……"
他看着那孩子,一个名字这么出现在他脑子里
“阿……阿尔弗雷德·柯克兰”
那孩子看着他,眼中充满疑惑
“你的名字。”
于是他便理解的样子使劲点点头
“恩!我喜欢这个名字!”

很长时间以后
“家主大人……这个……”“啊还有今年市场……”“对啦去年琼斯家给的……”“…………”
亚瑟听着这些话,只觉得无比厌烦。
他此刻多么想念他放下地下室里的那个珍宝,他的宝藏,他的男孩。
于是家主站起身来:“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然后没有理睬背后的纷纷扬扬
回到了自己家。
打开地下室陈旧的木门,毫不意外的得到一个拥抱。
“亚瑟,你回来啦”
阿尔弗雷德这样说这,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我还以为今天又要好久呢……”
“今天想好好陪你,所以我提前退掉了”
“这样啊……”
阿尔弗雷德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亚瑟,然后凑上去亲吻他的嘴角。
亚瑟先是一愣,然后明白事情的发展后加深了这个本来浅尝辄止的吻。
舌头不断的向内探索,强势的占有着内部的每一丝津.液
地下室里的啧啧水声回响着,却没人听得见。
除了这两个人。
然后他一路向下沿袭,吻过对方的脖颈,直到锁骨。
他停下来了。
阿尔弗雷德有点诧异
“今天不做吗?”
“……不了,今天就算了”

晚上。
阿尔弗雷德看着面前的人,他的内心是打翻了的欲望
亚…瑟。
细细的抚摸着对方得脸
你总是那么忙呀……
什么时候我也能……把你锁在我身边?
青年似是想到了什么,慢吞吞的露出一个笑容
呀……这样就好……
你一定会是我的 

emmm写的真的超级粗糙。
所以说不要抱有期待了。

一个人真的不在乎伤痛,那么所谓『同情』又算什么?
早就……不需要了。

我抛弃这个世界,但是我依然选择了你。

柒七{寻觅}

1 文渣,幼儿园写的比我好

2 巨型欧欧西现场

3 短打粗糙

4 剧情混乱到无剧情只(没)有感情线

5 给 @是辰缘不是蠢缘 的透粮。。。这么粗糙好抱歉!!!(鞠躬)



  • 小七曾是个理发师。

  • 那个时候该叫他“伍六七”。

  • 那个时候他寻找的,是过去的记忆。

  • 但是他的理发技术虽然好的一批,但他这人总是犯贱,浑身上下都让人觉得好想把他揍一顿。

  • 每天日常,起床吃饭剪头发,偶尔卖牛杂,这是他的兼职。

  • 虽然以前还有一份刺客的职业,不过他前些日子给辞了去,鸡大保倒是没说什么,于是他从此 部分的 远离了那些是非

  • 无聊而平常的生活一直持续着,直到那天梅花小姐突然来访,沉默的看着伍六七。

  • 她的眼底是波涛汹涌。

  • “再见,伍六七。”

  • 梅花十三小姐的刀子直冲向伍六七。

  • 从此世界上少了一个叫做伍六七的人。

  • 与此同时的,多了一个自称“小七”的无业游民。

  • 他似乎一直在寻找什么,流浪的步伐完全没有停下过,路过的人们都说,小七是个奇怪的好人。

  • 小七走遍天涯海角,他说,有人等我。

  • 他其实一直都是知道的。

  • 那天,他被揍得昏厥的一瞬,还有那日他几近死亡的一瞬。

  • 他看见另一个自己潇洒的身影。

  • 但是两个人......哦不,,是一个人,他们无法相见。

  • 隔着屏障的他们莫不是心灵相通。

  • 否则怎么解释这异样的悸动和依赖?

  • 但是后来小七只见到过一个紫色的背影而没再看见过他了。

  • 之后每次小七的任务都会莫名其妙的完成了。

  • 他知道,是另一个他帮他做的。

  • 任务是终于完成了,可是小七总觉得缺了什么。

  • 他不知道。

  • 于是他死了一回,去找。

  • 终于,不知第几个年头,

  • 反正鸡大保已经躺在棺木中

  • 反正鸡小飞已经长大

  • 反正前一任的汪星人首领和喵星人首领已经葬在一起,算是白头到老

  • 反正梅花十三小姐已经白发苍苍

  • 反正那个变态大叔家里的内裤已经成了山堆

  • 反正陈婆已经死去几个年头,他的孙子继续走着她的路

  • 反正可乐已经出落成漂亮的美人

  • 反正杰克船长已经不知所踪,在没人提起过水中贵族的文言

  • 反正何大春已经保护了他能救得所有人

  • 反正斯坦国和玄武国已经放下偏见,两国友好往来

  • 反正小七的故人si的si,走的走

  • 他又回到了小鸡岛。

  • 然后奇迹出现了。

  • “小七,我返嚟喇”

  • 另一个他,出现在他的面前。

  • 他觉得很安心。

  • “放心,我会一直喺”

  • 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残年中,二人终是像个寻常人般安稳的度过

  • 最后我是否寻找到了?

  • 风华已尽,故人离去。

  • 但是有君相伴,便是不枉来此人间一趟

  • 最后的故事是他和他成了历史的小浪花,“哗啦”消散在大浪花的击打下。


emmmm完全没有写出我要的感觉来。

是糖(完全看不出来)

总之就是,

不求多轰轰烈烈列,但是最后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平淡的,长久的过下去